- Homo -

“这个世界是我为他创造的,你们和我,不过是这个世界里的星辰,他则是那个坐在撒哈拉沙漠夜晚里仰头看着我们的小王子。”

【罗小黑】关于黑暗料理与小雏菊的配适度问题 (师徒沙雕日常)

 没有写明,还是希望小黑看起来大一点再说,未成年我是不搞的!


  既然是福兰省怎么没有长沙市,既然有长沙市怎么可能没有茶颜!


  


  


1.关于筹备工作


  “不是一个好主意。”首先否决的是哪吒,“你的生存技能是有目共睹的烂,我的意思是——”不是你在捉拿妖精的生存方面,而是居家生存方面。这话他没说出来,被若水打断了:“没没没,我们觉得这个办法很好!”


  第二个和第三个用眼神否决这个提案的是少数几位知晓无限这方面技能缺失的执行者,用眼神劝谏他,难得收一个称心的徒弟,万万不可因为这一点小事就煮熟的鸭子飞走。


  “你要想的不是他会不会跑,”哪吒就是兜不...

2019-09-15

太难了,想写个文都很难。


我不是说我的灵感来自于太太们的产出,但是我确实需要几个看了能让我拍案大叫“老子也要写”的人。目前我的关注里除了画手和几个闲的时候看一看的太太以外,其他多半是这种。


不过我一般会去TAG里先翻,热度高的质量是真的让人胃痛。别说写作的欲望,我都有撂担子的欲望了。


写作对我来说是个严肃的工作,我很难不抱着严肃的态度去写去看,大概觉得文学应该就是那些烫金封面中的箴言吧。总是想把自己的作品往高了拔,搞得傻白甜最后也变成长篇正剧。


真的很难写出跳脱活跃的文字,大家来LFT找粮其实就是想快乐一下,我很难让大家感觉到这种快乐,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自己内心本身...

2019-09-12

有时候感觉无聊

真的是习惯一个人呆着所以才真的没有那么强烈的集体意识。性格就像是深海的鱼,反正没人看见就随便长长那种。


每个跟我一样的人,心里都有个怪物。那种粘腻着滴淌腐朽的欲望的,怀抱绝对恶意的。

2019-09-10

无数个绝望的夜晚,我躺在床上凝视黑暗,祈祷自己现在死去。

2019-09-07

【藕饼】他从不说谎 2 (史密斯夫妇AU

我太难了,这是存稿


2. 朱丽叶的烦恼


  敖丙站在镜子前,无意识的拧着婚戒,还在决定自己要不要现在出去,还是等哪吒做好了夜宵以后再出去。那戒指是金属铼打的戒托,上面嵌着一颗鸽血红,倒是同哪吒的那枚上的皇家蓝相对。镜子里的雾气都散了个大概了,敖丙莫名想起了先前结婚的誓言“永远诚实”,有这句吗?他记得他好像还说了我愿意。


  结婚理应算是上一代人的必修,这一代人的选修。但对于敖丙而言,这甚至算不上一门课。他小学4年级的时候列过一份人生必做、可做可不做的事件的清单...

2019-09-07

藕饼(小号罪恶卡夫卡)文章汇总

哨向:

《Away from》伪正剧现代AU

1 2 3 4 5 6


ABO:

《他是龙》现代沙雕AU

1 2 3


史密斯夫妇AU:

《他从不说谎》

1


原作向:


《荷天休》

 


《莲君传》


那几篇簧都在我的AO3里,你们可以找了看看。名字就是Homo_1720

微博也叫Homo_1720

2019-09-06

诈尸

我微博上的文火了…? 其实我在那个号上,但是无所谓吧,这两个随缘发文好了


算是特殊情况吧,回这个,陆续搬运下。


@-罪恶的卡夫卡- (藕饼屯粮)

2019-09-06

坏天使(自己的故事练笔)



我这个人不好,太犟,Homo捻着那线香的灰,你说我不行可以,我就给你看看我行不行。但是他说我不行?不行。


他?我的坏天使啊,这天使本来是好的,给我糟蹋了,从此改名换姓,坏了个彻底,再不同原来一样了。可他又做好事,所以我不能叫他好恶魔或者坏恶魔,后者是双重否定表肯定。


  所以他是个坏天使,我被人给抽了脊梁骨似的软在了前进的道路上,他也能硬生生给我捋直了站起来,完了还踹我一脚:“给我走!”把我当牲口似的,我却指翻翻眼皮,除了他,我爹我娘都不敢捋我的脊梁骨,怕把我捋毛了,把我捋得上了火了,是很恐怖的。


说回开头,我很犟,就犟到他也拉不回到那种,那个坏天使的翅膀扑腾着,扯...

2019-08-01

化莲为骨


1.
  

  
  东海之上的气沉沉的压了下来,若云若雨盘绕在海面上,离汹涌的浪头只隔着一个指尖的距离,簌乎之间,从浪尖的一滴水开始,慢慢凝结成锋利的坚冰,直直指向湿银色的云头。

 未凝固的海面中心卷起漩涡,白色的龙影一闪,变作一个白衣青年。“师父,”他拱手对着天际的背影道,“我已经将大周天与小周天运转完毕。”随即碧蓝的眼珠转了半轮,“徒儿有一事不明。”

 “说…说吧。”

 “徒儿一直潜心修炼,为的是什么呢?”

 “好…好问题。”黑衣的人影的周身隐隐有气在轮转,那直指天空的坚冰硬生生的在他身边转了个向,“敖丙我徒,你可…去过陈塘关?”

 “回师父,徒儿一直在东海修炼,...

2019-08-01
1 / 11

© - Homo - | Powered by LOFTER